您的位置:

首页> 经验故事> 挥之不去的第一次

挥之不去的第一次

过去的事情,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多都记不太清楚了,但有些事情,确实
在在的烙在了心底!

那还是刚上班第二年的事情,年轻的我,毕业后被分到北方的一个城市,举
目无亲,只和几个同事整天忙忙碌碌,喝酒、打牌、游戏、工作,尽情的放纵着
青春的能量。

也许我们几个同事相仿,也都年轻,对于爱情似乎感觉都很遥远,闲暇之余
与女孩们的打打闹闹也丝毫未往情慾上考虑。

不知不觉中,我们几个同事中的老大哥老刘,率先的单飞了,经常以各种理
由不参加我们几个哥们的活动,并且着重起梳妆打扮起来,每天出门前,对照镜
子挤眉弄眼瞅半天。

直到有一天,老刘同志领回宿捨一个娇媚的要滴出水的小女生回来,我们才
恍然大悟,小女生姓杨,中专刚毕业,还未正式工作;此后,杨小姐是经常来宿
捨玩,到底是女孩,也挺勤快,每次过来,都是忙这忙那,还不时买些小东西、
花呀、香水呀等,没多久,宿捨整个改变了面貌,是井井有条、乾净清馨;闲暇
之余,那两位是亲亲暱暱,眉目传情,把我们哥几个给羡慕的整夜难寐。

没多久,我们四个人难得再过以前的日子了,个个就像发了情的动物一样,
四处出击,然后就是温玉满怀,佳人相伴。

然而,我一直没遇到太合适的,也交了几个朋友,但一直没有深入发展;转
眼间,那几位老兄开始背着我,神神密密的探讨着一些内容,竖着耳朵听到只言
片语好像是和女生那事的一些交流,听得我是云里雾里,不知所云,同时也弄得
自己是心跳加速。

唉,哪天俺才能像他们一样佳人在怀呀,惆怅!

快夏天了,公司一笔业务需要到底下一个县城,一周时间,那几位老兄哪捨
得走,于是,我就坐上夜班卧铺汽车去了。

坐了一夜车,事情办的比较顺利,一周后,又坐夜班车回来了。

临走时,业务单位招待,喝了些酒,晕晕糊糊,有些晚了,等上车一看,最
后一排上铺,庆幸,还赶上车了,旁边的铺空着,就把一些随身东西放到边上铺
上。

车开动了,刚出城,迷迷糊糊正要睡觉,车停了,有人拦车,之间一男一女
站在车下,男的30多岁,身材魁梧,面目有些凶悍,女子背对我正準备上车,
从后面看,身材挺不错的,长长的头髮,烫的有些大波浪。

女的上了车,拎着几个大大的包,靠,这男人,背着手在下面,也不知送上
来。

「哗!」车门关上了,女人向车下挥挥手,我也没看清车外景象。

车又开动了,我又準备睡觉,刚瞇上眼没一会,有人晃晃我胳膊,我一睁眼,
一张面如桃花、白皙红润的脸庞就在我眼前,下巴尖尖,睫毛翘翘,一双大大的
眼睛亮亮的,好漂亮好有女人味的一张脸哦。

女人看着好像比我大一些,穿着一身淡黄色碎花的长裙,领口开着较大的鸡
心口,纤细的脖子下露着雪白的颈部,顺着领口,依稀可以看到一条幽谷向下蔓
延。

瞬间有些发愣,女人看着我得表情,冲着我笑了笑,笑容有些妩媚,露出一
口洁白的小牙齿:「唉,隔壁铺上是你的东西吧!」

「对、对,不好意思,我来拿开!」

「没事,不急,慢点。」

「小心些哦……」

我跳下来,车子正好一晃,没站稳,我俩正好撞到了一起。

由于夏天,我俩穿的都少,我只感觉到一个柔软无骨,香气逼人的身躯紧贴
在我怀里,我得下身正好无準备的撞到她腿上。

呼的一下,我只感觉热血上头,浑身就像过了电一样,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难道这就是女人。

女人似乎觉察到什幺,有笑了笑:「这路就是不太好,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

我慌忙把我东西收拾一下,拿到我舖位上,由于车厢狭窄,忙让开位置跳到
自己铺上。

坐到铺上,深深吸口气,稳定了一下情绪,往下看看女人弄好没有。

「啊……」我差点没叫出来,心脏就像刚进行过百米冲刺一样,差点没蹦出
来。

原来铺下女人正在弯腰整体行李,由于包太多,正在把几个包重新整装,弯
腰中,裙子领口自然下垂,由于鸡心口,站立时没有什幺,当弯腰时,透过领口,
雪白的乳房豁然出现在我得面前,乳房呈半球状,白皙,有光泽,随着汽车的晃
动,还不时地有些摆动,两个乳头依稀可见,微微的有些红色,也许是我错觉。

从未经历过这个场面的我,丹田立即感觉到一股热气直往上升,小弟弟不听
话的竖立起来。我忙头收回,生怕被她看到我得窘状。

一会,那女人终于把东西收拾好,开始往铺上爬,我一侧眼,正好又看到一
个圆圆的屁股正对着我左扭又晃,原来她跪在舖位边上整理床铺。由于裙位的提
高,两只雪白丰韵的大腿暴露在空气中,隐约可见白色内裤的边缘。

唉,今天是怎幺了,我感觉脸烧烧的,浑身有说不出来的味道,这幺大了,
还没有遇到到这种场面,如在以前,也许不以为然,然而前段时间的震撼教育,
已让我蠢蠢欲动,20多年未使用过的器官似乎也在一夜间觉醒。

闭上眼睛,正胡思乱想呢,听到有人说话:「唉,我说,睡着了幺?」

我睁眼一看,原来是隔壁女人对着我说话呢。

「还没,有事幺?」

「没什幺事,我想问问,明早几点能到呀?」

「7点左右吧!」

就这样,我俩攀谈起来。

女人很健谈,思维比较敏捷,性格也叫外向;交谈中得知她的一些信息。

女人姓夏,今年25岁了,这次到省城姨娘家,姨娘家开了个服装店,这次
夏过来帮忙的。刚才送她的是她对象,中学时同学,追他追的很疯狂,对她还可
以,就是为人有些粗暴,前两年为生意上事情,将人打伤判了两年,前些日子刚
出来,夏本身想和他吹得,可他男友整天粘着,这次到省城,也有一方面这个因
素。

聊了一会,虽然感觉夏比我大些,但在语言上,有时觉得想个孩子似的,比
较单纯,也很可爱,但讲到感情,又感觉夏比我成熟很多。

聊到很晚,昏昏然睡着了。睡梦中,脑海中浮现的全是夏白白的乳沟和白皙
的大腿。

早晨,被一阵喧闹声吵醒,睁眼一看,原来已到省城,夏在一旁忙着整理东
西。

白天细细打量夏,更有一番味道,夏体形修长,身材凸透有緻,眉眼含有笑
意,与同事们的小对像门相比,多了份妩媚和风韵,多了份成熟女人的味道。

夏看我醒了,打趣到:「你可真能睡呀,一觉睡到天亮!我可一晚上没睡踏
实!」

我笑笑,没说话。

夏又说:「能不能把你电话告诉我呀,我在这里人不熟,以后有空再找你!」

我忙找张纸记下电话给她,夏看看,装到手包里,对我摆摆手下车了。

临下车了,人群渐渐散去,眼前一片茫然,我想着,这大概也是人生的一次
际遇,也许就像流星一样永远的消逝了。

时间转眼过去了半个月,日子还是这样过,半月前发生的事情也渐渐的淡忘
了,只是在睡梦中经常能梦到夏娇好妩媚的笑脸和挥之不去那深深的乳沟。

这天,几个同事的小对像又来玩闹,我们几个端了几箱啤酒,女友们又捣腾
了几个菜,几个人痛快的吃喝起来,几瓶酒下肚,几个人喝得小脸通红,几对对
象也开始放肆起来,情话绵绵,勾肩搭背。

唉,郁闷呀!论长相,论才华,咱也不差呀,怎幺就我是孤家寡人呀,女人
到底是怎样的呀?爱情到底是什幺滋味呀?

正想着,手机响了,一看,号码不熟悉,是谁下班还骚扰我,不接。

电话响了又响,第三遍又响的时候,我不耐烦的拿起电话,同时礼貌的说了
声:「你好!」

……

半天电话没声音!

「喂,喂,谁呀?说话呀!」

「嗯,请问你是李**幺?」电话那边传来轻轻的一句,声音很好听,但不熟
悉。

「哦,是呀,请问你是?」

「啊,是你呀,真的是你呀,你猜我是谁呀?」

我愣了半天,知道我名字,我又不熟悉的女人不多呀,难道是?

我不由得激动起来,霍的从位子上站立起来!

「你是?」

「我是夏呀!」哈哈哈,电话中传来一阵笑声,我彷彿可以看到一个妖娆的身
影在我眼前。

「呵呵,是你呀,你好!」

几个同事们看到我得表情,马上意识到什幺,立即对我挤眉弄眼起来,老刘
对我一边做手势一边小声说,约她出来,约她出来!!

其实按照我内向害羞的性格,无论如何我也不会约不太熟悉的人的,但今天
喝了些酒,在加之今天场面的刺激,也没多想,对夏说:「夏,晚上没事到我这
玩会吧!」

为了不让夏怀疑和拒绝,我又说道:「我们几个同事都在,多认得几个朋友
幺!他们也邀请你过来,你在哪,我去接你!」

夏很快的回答,好呀,我坐车过去,你在路口接我就行了。

放下电话,我连忙到房间换套衣服,出来时,几个同事纷纷打趣,问怎幺认
识的,我简单的说了下情况,几个小子叫着,看不出来,有两手,出趟差还顺便
泡个马子。

没顾上多说,忙往外跑,将一屋子的嘻笑关到了门里。

站到路口,翘首已盼,过的时间不长,一辆的士停到我前面,车门开了,正
是夏过来了。

夏今天穿一套淡蓝色的长裙,上面一些白色的纹路,今天夏将头髮扎起来,
画了些淡妆,显得非常精神和年青。

我看着夏优雅的身姿,漂亮的脸庞,不由得瞧得有些癡了,夏走到我跟前,
说:愣着干吗,傻样!

汗颜!我真没出息!我嘿嘿一笑:几天没见,都认不出来了!

夏大方的靠紧我,一路走回宿捨。

开门后,等大伙看到我身后的夏,明显看到哥几个眼睛都直了,老刘同志更
是急不可耐的跑过了,伸出魔爪迎向夏,欢迎。欢迎!

其它几个同事也缓过神了,打招呼、让座、递茶、倒酒,一阵喧哗!

落座后,大家先相互介绍了一下,然后推杯换盏,都是年轻人的缘故,一会
大家就熟落起来。

夏较为开朗,也较健谈,因为有美女在座的缘故,几个同事也是分外慇勤和
健谈,几瓶酒下肚,大家脸儿通红,说话也慢慢的放肆起来,一些笑话、黄段子
也不断的涌出,气氛渐渐的暧昧起来。

喝些酒后,大家分外觉得热,身上的衣服热烘烘的贴在身上,现在都基本上
汗湿了,几个男人们顾不上那幺多礼仪了,反正也熟了,又在宿捨,纷纷脱的就
剩一个底裤,女孩们可就惨了,穿着湿湿的衣服也不敢脱;这下可便宜我们几个
了,夏季的衣服本身就单薄,再加上汗湿,眼前的女孩们个个玲珑剔透,诱人的
身段个个暴露无疑。

夏今天穿的本来就是淡色的蓝裙,汗透后,紧贴在身上,圆润的肩头、细细
的腰肢全部显现出来,本身就比较丰满的胸部,分外显得突起,透过裙子,依稀
可见粉色的胸罩和一个小小的白色内裤痕迹;由于天热,裙子向上提的较高,一
双雪白的大腿暴露出来,发出耀眼的光泽。

坐在芸身边,望着这个性感迷人的成熟女人,鼻子呼吸到诱人的女人体味和
香气,不由得浑身血流加速,一丝丝慾望慢慢的开始堆积,沸腾。

酒越喝越多,我得头慢慢的开始发晕,手脚不由得也感觉沉重起来,夏的酒
量真的不错,现在又和老刘斗起酒来,满满的啤酒一饮而尽;老刘毕竟比我们几
个有经验,又懂得女人心细,一边讲着笑话、一边称讚着几位女士、一边劝着酒;
渐渐的,大家都有些多了。

夏被老刘一个笑话逗得笑弯了腰,坐不稳了,眼看要倒下,我连忙靠过去扶
夏,不知是夏喝多了还是别的原因,顺势一下子靠到了我得怀里。

我浑身顿时一抖,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让我有些飘飘然,当时就一个感觉,
柔弱无骨,女人难道没有骨头(当时的真实感觉)?怎幺那幺柔软,我扶着夏滑
润的肩头,闻着夏好闻的味道,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

夏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灿若桃花的脸盘,眼睛虚张着,嘴唇离我很近,
嘴唇颜色淡淡的涂着一层唇膏,有些亮亮的、潮潮的;

夏嘴不大,但嘴唇肉感、颜色漂亮,夏看我愣愣的样子,调皮的微启双唇,
对我吹了口气,真可谓吹气如兰呀,一股热气混合着一股女人特有的香味和淡淡
的酒味,我当时真有种冲动直接吻下去。

夏吹了口气,看到我得样子,咯咯的笑来起来,伸出她的纤纤手指对着我得
鼻子点了一下,说道:「看你傻样,然后很快的坐了起来。」

闻到夏白润手指的香味和感觉到女孩手指的柔软,我又激动有迷糊,今天到
底怎幺了,我想做什幺呀,只感觉身体火热膨胀的厉害。

难道女人就是这个样子,我心中又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这难道就是女人,
就是男人需要的那种女人?!

喝道最后,房间渐渐没人了,三对人都纷纷回到各自房间,不时从房间中传
来一声惊呼和一段呻吟;我不由的脸有些红了,心想,夏听到怎幺办,不会对我
误会吧!

偷眼看看夏,夏也察觉到什幺,侧着头听了一会,然后歪头看看我,笑了笑
道:「呵呵,你们同事都在做坏事哦!」

看到夏浑身慵懒,眼神迷离,玲珑剔透的身段,那诱人的白,高耸的胸,湿
润的唇,我感觉浑身热的像爆炸一般,下身膨胀的让人难受。

当时也没多想,伸手把夏搂到怀里,对着夏那诱人的双唇吻了下去。

想像当时,的确一些这方面经验也没有,只从小说、影碟中片断的了解一些
知识,遇到这种场面,真的有些手足无措。

夏先有些慌张,轻声的惊呼了一下,推了一下没把我推开,也就没有拒绝了。

首先感觉到的是炙热,其次是柔软,我毫无经验的吻着夏的双唇,大脑确一
片空白,不知自己在做什幺。

吻了一会,夏的呼吸急促了一些,胳膊也紧紧的抱着我,我则受到了鼓励,
更加卖劲的吻起来。

过了一会,看到夏紧闭的双眼迟疑的微启看了看我,然后我感觉一个湿漉漉、
滑腻的东西闯进我得口腔,我愣了一下,才明白这是夏的小舌头。

唉!当时的我,真是一点经验没有,除了上学时和女孩拉拉手,在没有过其
它经验,当时可真是纯情大男孩一个呀!

想像平时看的影碟,接吻好像是要将舌头伸过去,于是我用力的唆吸着夏的
舌头,夏见我回应,更加的热情起来,双手抚摸着我得头髮,舌头则卖力的在我
口腔滑动,身体则渐渐的贴在我身上。

看着夏这诱人的景象,我得双手经不住不老实起来,顺着夏的肩头,慢慢的
摸了下去,首先抚摸夏的纤腰,细细的,左右摸了一会,夏依然陶醉在亲吻中,
没有什幺表示。

我得手慢慢向下划去,一个优美的弧线过后,夏圆润而富有弹性的屁股落在
我得掌心,柔软,有弹性,真实享受呀,我轻轻地揉着,夏低声的哼哼着,显得
非常享用。

再下一步,我也不知如何是好,揉了一会,夏见我没有近一步的动作,悄悄
的睁开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看我,伸出食指,轻轻的在我嘴唇上划来划去,弄得
我痒痒的;然后身子欠开一些,用柔软的小手轻轻抚摸我结实的肩膀,小手热烘
烘、滑腻腻,摸的很是舒服。

慢慢的,夏的小手往下划去,在我乳头上部用手心来回抚摸;哇赛,简直太
舒服了,我得汗毛空都要张开了。

我傻傻的望着夏,夏噗的笑了一下,说:「你以前没有女朋友?」

我点点头。

夏又微微笑了笑,说:「你是够傻的哦!」

说完,调皮的伸出小指头,沾了些我得汗水,轻轻的在我乳头上转圈滑动∼
我顿时感觉到浑身像过了电一样,全身的汗毛飕的全部竖立起来,小弟弟立即昂
首緻敬,将底裤高高的顶起。

夏坏坏的看着我的反应,我看着夏娇如桃花的脸蛋,高高耸立的胸部,眼睛
感觉像要冒出火一样,嚥了嚥口水,用力将夏搂到我得怀里,手向夏的胸部摸去。

隔着单薄的裙子,可以很清楚的摸到夏乳房的形状,圆圆的,很有弹性,一
只手很难握的过来;原来女人的胸部摸着就是这种感觉,一种很新奇的感觉,我
贪婪的抚摸着,一会,就觉得不是很过瘾,毕竟隔着衣服和胸罩,感觉不是很真
切。

当时不知哪来那幺大的胆量,相比也是酒精刺激的缘故,当时脑子一片空白,
唯一的想法就是看看摸摸夏的乳房到底是怎样的。

夏的裙子后面有一个拉链,穿脱裙子只要拉开拉链即可。

当时也没多想,我想大概色慾沖浑了头脑,也没多想,哗的一声拉开了拉链,
失去束缚的裙子呼的掉了下去,露出了夏的上半截身子,耀眼的白,深深的乳沟,
软润的肩头,夏一惊,忙往上提裙子,呵呵,掉下容易提起难呀,乘夏双手去提
裙子,我一把将夏搂到怀里,对照你双唇吻了过去。

夏象被一下点到穴道一样,一下子不动了,任由我亲吻。

吻了一会,醉翁之意不在酒呀,我得双手开始轻轻抚摸夏的双乳,我先抚摸
露出的部分,乳房上部的皮肤非常只细腻,有些像婴儿般的皮肤,抚摸的圆圆的
隆起,我有些心乱意马了。

慢慢的,我不满足乳房上部的抚摸,悄悄的顺着乳罩的间隙向中心摸去。

从底部到最上端,有好长的一段路程,不过可以摸出夏的乳房很坚挺,受于
牵製,很难将手伸到顶端,心中一急,将乳罩猛地推了上去(那是不知乳罩是怎
幺戴的,也不知如何设计),夏的乳房颤颤的呼的一下暴露在我得眼前,好白嫩
的乳房呀!

灯光下,乳房散发着白色的光芒,乳晕粉色的不大,小樱桃般的乳头翘立在
最高处,已经高高的耸立了。

我毫不犹豫的伸头亲向乳头,把乳头含在嘴里,很奇怪的感觉,有些像小时
吃乳的感觉,但现在的场景则充满了情慾。

夏被亲吻乳头的瞬间,如遭电击,嘴了啊啊的轻喊起来∼乳头在我嘴里贪婪
的吸唆着,乳头上沾满着液体,乳头鲜红的,直直的立了起来!

夏使劲的抱着我得头,将我得脑袋深深的按在她的乳房上,我几乎有些透不
过气的感觉。

随着我得吸吮,夏的身体有些僵硬,腰儿向前挺着,同时拚命将我得头压在
她的胸前,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不一会。夏急促的啊啊两声,身体软了下来,手也鬆开了。

夏懒慵慵的斜靠在沙发上,脸蛋通红,鼻头上停着几滴汗珠,胸口上下起伏
着,胸罩斜挑着挂在肩上。雪白的胸脯非常的刺眼。

夏嘴角挂着笑意,眼神是那幺的具有挑逗性。

看到此景,我一个饿虎扑食扑到夏身上,手开始在夏身上胡乱摸起来,自己
也不知要作些什幺,只知道胡摸一气。

夏看到我笨手笨脚的样子,笑意更浓了,用嘴唇贴到我得耳垂,舌尖轻舔了
我一下。

我的小弟弟呼的有竖立起来,在我得记忆中,好像就没有这样的硬过,我急
候候的用下体贴住夏,夏也感觉到了我得坚挺,有些坏坏的笑。

看此情景,我不由自主的手向下一个目标伸去,由于裙子的阻碍,从上面不
好下手,于是双手从下边裙角往上摸去。

一会,一个潮热的地方到了我得手指处,夏的内裤潮潮的,我也不知该如何,
只是在她的大腿、私处乱摸一气。

终于,摸到夏的裤腰,于是手战战兢兢的钻了进去。

一个陌生而嚮往的天地终于展现在我得手心,满手的滑腻,如顺的细毛紧紧
的贴在夏的趾骨处,是那样的光滑,双腿间的水迹暴露着主人已经动了情。

女人的私处而陌生,那里从来没有亲手触及过,那里的结果也是非常的模糊,
我脑子里什幺都想不出来,手指摸着陌生的滑腻和皱褶,空气中也瀰漫着一种说
不上来的女性味道,有些轻轻的膻味。

我有些机械的将夏扑到在沙发上,压在身下,撩起夏的裙子,拨开内裤的底
边,同时从我底裤中掏出已经胀得吓人的小弟弟,小弟弟的头上已经滴出几滴透
明的液体;按照书上的描写和平时积累的经验,对準夏的私处捅去;下面毛烘烘
什幺也看不清,只感觉一片滑腻,没有特别的感觉,咦,做爱到底是怎幺回事?
我到底插进去没有呀?前后运动了几下,汗颜,没有传说中的爽呀。

夏开始娇羞的将头埋在我怀里,身体顺着我得动作扭曲了一会,不一会夏感
觉到我得动作,有疑惑的看看我,然后伸出她的一只手,亲亲的握住我得小弟弟,
然后调整了一下姿势,将我得龟头引导到一个位置上,接着,用手轻按一下我得
屁股!「啊……」

我俩几乎同时叫了出来。

我只感觉到进入一个温热、水腻、滑爽、紧握的隧道,一种说不上来的爽快、
新奇强烈的刺激着我得大脑,这种感觉是用语言所不能言表的,同时这个瞬间的
强烈刺激深深的烙在我得记忆深处。

我依稀记得,大概前后没动几下,尚未完全感受夏阴道给我的享受,就一泻
而发,发洩的是那幺的畅快,以至于随后的很多日内,都被这种如释重负、喜极
而泣的感觉所笼罩。

在以后的岁月,做爱如同家常便饭一样随便和容易,也有过很多次深刻的记
忆和舒适,但第一次的感觉挥只不去,经常在不经意间跃出我得记忆!

                 【全文完】